在小组讨论会上,谈到医疗器械产业化的话题,全国政协委员、阜外心血管病医院院长胡盛寿表示,我国医疗器械的市场总量大,但创新水平不高,特别是高端医疗器械基本依赖进口,不能适应目前我国大力推进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。他认为,加速推进医疗产业的确势在必行。

对胡盛寿的一席话,全国政协委员、华西口腔医学院主任医师周学东表示赞同。她发言说,很多人都感到,去口腔医院看牙花费比较高。可这种贵并不是因为医生的诊疗费用高,而是耗材费用比较高。比如,目前在我国医院临床中使用的牙植体,最贵的来自瑞士,其价格高达8万元一枚。这是什么概念?一个人如果种一口牙,其价值相当于一辆宝马汽车。但是让人遗憾的是,这辆宝马汽车并没有开在马路上,而是被“含”在了嘴里。周学东如此形象的比喻,立即引起在场其他委员的讨论。

“8万元一颗?”有些委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当场立即算起账来。“那我种三四颗,就能买一辆便宜的宝马了。太贵了。”

“我们呼吁加速推进医疗器械的产业化,特别是医疗产业的国产化。我是一名口腔科医生,如今我们临床使用的耗材有80%以上依赖进口,国产耗材却大都是一次性纸杯、漱口水之类,真为国产医疗器械感到揪心。”周学东说。

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在临床上,像B超这样的国产常规的医疗器械和设备,质量已经和进口的相差无几,存在的差距在先进性、精密性要求很高的高端医疗设备上。解放军南京总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举例说,就拿目前手术机器人“达芬奇”来说吧,国产的手术机器人使用起来就不如“达芬奇”来得顺手。

“医疗耗材、设备从进口到国产,是一个慢慢进步的过程。”南京一位神经外科医生说:“这几年随着我国对国产耗材、医疗器械和设备的投入加大,不少耗材质量已经接近进口的了。以支架来说,国产支架价格便宜,质量也过得硬。”

周学东认为,当前,只有实现了医疗器械的国产化,耗材的价格才能降下来,人们的就医成本才能跟着降下来。